Riki桑哟☆

画风多变注意☆
一发不可收拾地入了刀男的坑_(•̀ω•́ 」∠)_各种cp真好吃啊(*´艸`)

放张临摹进度
P2原图
告诉你们什么叫做滤镜拯救一切
等等我点文还没写完
垂死病中惊坐起。

那么,30fo点文题材决定☆
来自我的大宝贝@叨叨脆 
鹤球和婶婶的现世一日游……emmm一起搞事不错!!!
那么,就用我自己的婶婶人设来写一篇稍微有点好笑的小故事吧~
各位敬请期待~♥︎
占tag抱歉x

拿什么拯救你,我日渐变弯的二哥。

我越来越觉得把刀男推荐给我二哥是个错(ming)误(zhi )的选择。

家庭会议大概……可以提上日程了(深奥)

我恐慌极了真的。比6-1连沟五次还恐慌。

占tag抱歉qwq

什么垃圾进度
(看到没这就是珠子为什么一直不来的原因)

哇真的有30fo了????
那我写一篇点文吧有梗的小天使可以在这条下面留言。
限刀剑乱舞同人,各种cp可以,腐向/乙女向都可以。各种paro可以。
※r18禁止我还是个孩子
我会选一个看着心水的写,被选到的小天使我会找你私聊。


限时到明天下午8点30嗯。
顺便,lofter真是个产粮的好地方。
感谢看到这一篇的你♥︎
占tag抱歉x

【刀剑乱舞】萤海(上)

lof爸爸为啥把上篇删了应该没有敏感词啊???emmmm来重发一遍
 @咸鱼不死身 小天使的文案~(当然为了虐的更深一点我进行了改动【喂你这个人】)
※单纯虐婶婶和萤丸注意,有负能注意
※婶婶暗恋萤丸注意
※沉海梗注意
※自杀表现有
※婶婶患有自己能看到倒数时间的绝症,婶婶死亡后刀剑男士们都会死亡,而牺牲一名刀剑男士就能够消除倒计时,也就是拯救本丸的设定
※一时兴起领养的文案,纯粹瞎瘠薄乱写,ooc有


↑以上都能接受?
撒,一狗↓




审神者忘记了那个倒计时是什么时候出现在自己眼前的,只知道当自己注意到的时候,已经跪在地上咳出了一摊黑红的血。

随手抹去嘴角的血丝,审神者四下环顾。还好,他不在。想到他脸上活泼的笑容会因为看到自己的惨状而变成担忧的皱眉,审神者就不由得一阵心悸。

好在这种咯血的现象似乎是间歇性的,咳过一次之后一段时间似乎也暂时消停了。清理好地上的血迹,又打开窗子散去血腥味,确保房间里已经没有一丝一毫血液残留的痕迹后,审神者叫来了狐之助。

“说吧,怎么回事。”确认自己锁好了房间的门窗,吐过血的少女脸色苍白,像吸血鬼一般直勾勾地盯视着面前的狐狸,“总不可能是我自己灵力暴动的原因吧?”

狐之助打了个冷战,带点谄媚地开口:“当然不是……最近这种症状在审神者中并不稀奇。”它漆黑的、布偶般的双眼诡谲地眯成一条缝,“您不过是患上了不治之症罢了。”

见面前的少女面部肌肉一抽几乎就要动手,狐之助赶紧接上:“不过呢,治疗的方法也相当简单就是了。”

“说。”

狐之助的声音猛地压低,像是念出诅咒似的,吐出恶魔般的、却又是唯一救赎的言语:

“只需要您,牺牲一名刀剑男士就行了。”




审神者走出房间时,不禁眯了眯眼。也许是因为在昏暗的房间里呆得太久了吧——但她清楚地知道,耀眼的不是阳光,而是刚刚远征回来的那个人。

萤丸注意到了审神者的视线,背着相对于身形过于巨大的太刀的少年露出一个灿烂的笑脸,就猛地扑进审神者怀里,像只猫儿似的蹭来蹭去。

“主上,我和你说哦,这次远征啊balabala……”萤丸赖在她怀里就开始了远征报告,审神者却凝视着萤丸翘起的头发出了神,那两撮头发正随着其主人的摇头晃脑轻轻摆动着。然而自己视野的下方,那个可怕的倒计时却不合时宜地越来越清晰,上面的数字残忍地宣告了自己弥留的时间——

一个月,还有一个月,自己就会在咯血中丧失最后一丝生命力,随之而来的,便是整个本丸的灭亡……

包括面前这张正带着笑意的,活泼可爱的脸,都会一并消逝。

牺牲一个,或者连带自己在内的54条命全数放弃——审神者突然意识到狐之助临走前说的那句话究竟有着怎样的分量。

“请您慎重地做出不会让您后悔的选择。”

多么直白的一句话,这让审神者不禁狠狠打了个冷战。

“……主上?主上你没事吧?”回过神来,眼前是萤丸写满了担忧的脸庞,审神者一激灵,连忙调整好自己的表情,挤出一丝笑容:“啊我没事……最近工作有些操劳过度罢了,没能好好听你说话,对不起。”

摇摇头,萤丸一脸的认真:“不不不,这没关系,主上您的健康才是最重要的!”他直直地望进审神者的眼中,萤绿的双眸里似是有什么在翻涌。

就当审神者以为自己快被他看出什么的时候,懒洋洋的声音及时地自背后响起:“啊,萤你回来啦……”

“国行!”萤丸立刻爬起来撞进明石国行怀里,审神者向明石投去一个感激的眼神。把明石上下左右打量一遍,萤丸像个妈妈桑一样开始对自家监护人嘘寒问暖。

“有好好刷牙洗脸吗?”“嗯。”

“有好好的自己叠被子吗?”“没让国俊帮忙。”

“内番呢?有好好做吗?”“萤不在,我没那个干劲。”“啊真是的国行!不是说了我不在也要好好完成内番的吗!”……

俩人正在拌嘴的时候,同去远征的第四部队也回来了。审神者心道一声正好,赶紧走过去询问远征情况,却没发现背后那道探究的眼神。

发觉萤丸的眼神盯着审神者,不知在想什么,明石摸摸他的头:“主上怎么了吗,萤?”

“唔,没什么,”萤丸立刻收回自己的目光,对着明石展颜一笑,“国行,我们去找国俊吧!他肯定有想我对不对?”

“对对对他可想你了……我们走吧。”

被明石牵起手,萤丸不着痕迹地又向审神者的方向望了一眼,随机敛了敛眸子,将几丝疑惑尽数埋进眼底。




是夜。

“我要求请公休假,为期一个月。”

狐之助仿佛早猜到审神者要说这句话似的,爽快地点头答应下来。

“不过,”狐狸的眼睛眨了眨,“我以为您已经决定好了要牺牲的人选,想向我寻求帮助好制造一个正当理由来向其他人解释那一位的消失呢。”

“不,”审神者摇了摇头,“在没有到最后一步之前,我还是想多陪伴在他们身边。”她望向不存在的远方,像是说给自己听一般。“毕竟我怎么能在这短短几天,就狠下心来牺牲陪伴了我数载的人呢,对吧。”

“您真是个懦弱的人哪。”

“是呀,”审神者垂下眼帘,眼中的黑色如深不见底的夜,“我就是如此懦弱的一个人。”

“所以请回吧,狐之助阁下,感谢你为我请假。”

“……那我还是讲那句话原封不动地给您,并且,请一定以自己的生命为重。”

“呵呵呵,政府什么时候对国家公职人员的生命健康如此上心了?”

“一直如此,”狐之助努力做出一个类似耸肩的动作,“这只是忠告,毕竟牺牲一人换来全本丸的审神者和固执到最后换来全灭的审神者都是有的。我只是希望您不要钻了牛角尖。”

“那么,在下告辞。”

“好走不送。”





接下来的几天,让狐之助卸掉了自己所有工作的审神者几乎花了自己所有的时间陪伴刀剑男士们。她也渐渐摸清了咯血的时间规律,每每到时间总是完美避开刀剑们的耳目,又自己暗自处理好,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怀疑。
她买了中国上好的铁观音,和莺丸还有三日月一起在樱花树下一边小口啜饮,一边听他们讲述自己时代的历史;她还叫上粟田口一大家和左文字一家一起去风景很好的地方远足,大人俊美小孩可爱的一大队人一路上引来无数人的侧目;她甚至破天荒地买来了鹤丸一直想要的整蛊道具,打扮成各种奇怪的样子吓唬本丸的其他刀,气得长谷部差点暴走……本丸的刀们不禁感叹审神者变了,这可真是她就任以来这里最快乐的一段时光了。

但是审神者唯独避开了萤丸。

教五虎退他们织毛线时,萤丸刚想提出加入,审神者就以肚子不舒服为由起身离开;看到审神者在试烛台切的新菜,萤丸走近还没开口,审神者就一边说着“我去叫长谷部也来尝尝”一边跑远;就连和爱染一起画不动明王都不叫他。平常一直会给的那句“晚安”都没有了,萤丸都忍不住沮丧地想审神者是不是讨厌自己了。

更糟糕的是,萤丸又开始做很久之前就会做的那个噩梦。梦里一片漆黑,只有强烈的窒息感和模模糊糊的,幽灵般的声音不断萦绕在耳边,一天更比一天清晰:

“看……是那个……沉海……”

“可怜的……祭品……”

“懦夫……活该……”

“你活该沉眠!!”

不知多少次被同一个噩梦惊醒,萤丸捂住胸口坐起,大口地喘息。

呼吸渐渐平静,萤丸却彻底失去了睡意,梦中的窒息感和沉海的记忆并无二致,那样的痛苦几乎就要通过梦境再度在自己身上重演。摇摇头让自己清醒一些,萤丸决定出去走走。




审神者狼狈地冲进洗手间,在马桶旁咳血不止,随着那刻意压抑的一声声咳嗽,小小的空间里顿时漫开一股血液的咸腥。

随着时间的流逝,咯血的病症愈发严重起来,万幸它病发的时间依旧固定,只是吐血量越来越大,审神者每天都努力吃很多东西也还是一天天地消瘦下来。看向镜子里自己苍白的面容,审神者不禁苦笑。

熟练地擦净嘴边的血丝,将纸团和马桶里的黑血一并冲走,打开静音排气扇直到血腥味彻底散尽,审神者突然感受到什么似的猛地回头拉开门。

洗手间的门外空无一人。

错觉吧。松了口气,审神者关上排气扇和灯,慢悠悠地回了房间。

许久,洗手间旁的杂物室的门被轻轻拉开,萤丸走了出来。抽了抽鼻子,血腥气仿佛还绕在鼻尖。他望向审神者房间的方向,眼中的绿色渐渐深了下去,情绪暗涌。

--------------TBC-------------

【刀剑乱舞】萤海(下)

各种废话设定请戳前篇

※※※下篇四十米长刀预警,不能接受请xx

※双向结局注意




被萤丸堵在房间那一刻,审神者就知道瞒不住了。

谁知道在咯血时间快到了的时候他会突然推门进来,然后硬生生把想从门口撞出去的自己给一步步逼到墙角。

明明比自己矮了一个头,面前的少年却带着令人难以言喻的压力逼近,那双萤绿色的眼睛在暗处闪烁着诡异的反光。

“主上,”他开口,审神者能听出来那毫不掩饰的不解与委屈,“您为什么最近一直躲着我?是萤做错了什么吗?我会改的……”见审神者不回答,萤丸的表情突然颓丧下来,活像只被人抛弃的小动物,“果然啊,主上是讨厌我了么……”

审神者想开口说不是的,然而一张口,她瞬间瞳孔紧缩——“咳!咳咳咳……噗咳!!!”

黑红的鲜血伴随着撕心裂肺的咳嗽声一并泄出,染上面前人整洁的内番服,像是开出了一朵朵妖艳的曼珠沙华。

萤丸一愣,血腥味弥散开来的瞬间,梦中幽灵般的耳语突然再次回响:

“活该啊……活该……”

“明明……是……自……”

“懦夫……连心意都不敢……”

“你活该自甘堕落。”

啊啊。萤丸紧紧闭上眼睛。是啊,我连自己的心意都不敢言说呢……所以——

就让这份注定无果的心意,将我埋葬吧。

睁开眼,少年看向因为剧烈咳嗽而跪伏在地上的少女,清澈的声线染上了蛊惑的色彩:

“那么现在,还不肯告诉我是怎么一回事吗,主上?”





审神者不想去猜此刻自己脸上的表情是什么样的,因为不用猜也能知道,那张脸一定盈满了绝望。

“啊啊,是这样啊。”面前的付丧神手脚麻利地清理完了“灾难现场”,以与他外貌不符的冷静态度听完了自己全程颤声解释前因后果。“所以,只要牺牲我们当中的任意一个,主上……和其他人就都能得救了,对吗?”

审神者觉得说话从未如此艰难:“是的。”

“您还剩下多少时间?”

“……三天。”无法对着他撒谎。

然后她看到萤丸低下头去,像是在沉思,刘海肆意地垂下,遮住了他的表情。

难耐的沉默中,审神者觉得自己仿佛在参加一场审判,只是萤丸是敲定自己命运的审判官,而自己却是那个心焦如火地等待着审判结果的阶下囚。

“那这样吧。”萤丸开口了。审神者突然太阳穴狂跳,糟糕的预感浮现在心头。

不要,求你不要说出那句话。审神者拼命祈祷着。

萤丸抬头,望着她露出了灿烂的笑容。

“那请您,将我作为牺牲品吧。”

审判者的锤子残忍落下,将死刑一锤定音。





后来海边的居民中有人说曾经看到过这样的场景。

寂静的夜晚,寂静如野兽的海。

一个少年,一个少女并肩走向断崖的顶点。少女的怀中,抱着一个长长的木盒。

在断崖边的树下,他们站了很久,少年解下自己的披风递给了少女。然后不知何时,少年就不见了,大概是回家了吧。

最后一幕,便是少女走上前,将怀中的木盒,扔进了波涛汹涌的大海。

“啊啊,对了,不是还有一件神奇的事么?”

“什么啊?”

“那个啦那个!那个女孩把木盒扔进海里之后的事情!”

“哦哦是啊!那可真是神奇啊——”

女孩注视着木盒在黑暗的海水中渐渐消失,就在那一个瞬间啊——

原本黑漆漆的海面突然有好多的萤光浮现出来,安静地将整片海都照亮了。

淡淡的萤绿色星星点点,恍如梦境一般。像是在送谁离开一样。

但是没人注意到,有一句轻轻的“好きだ”,被涛声淹没了。

那样的光景……就好像是……

萤海。






审神者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本丸,又怎么在长谷部的阻拦下坚持向政府递交了辞呈,又在一年后彻底的将工作转移给了自己的妹妹。

萤丸失踪的原因狐之助圆了一个天衣无缝的谎:

来派萤丸,因知晓审神者真名而暗堕,欲将审神者神隐,被审神者亲手击杀。

没有人怀疑,连明石也在狐之助宣布这则消息的时候默默无言。但是审神者卸职的那一天,他悄悄在她耳边说了一句话:

“我知道,那是萤自己的选择。”

临走前本丸的刀们依依不舍的样子还烙印在脑海,审神者,不,现在是一个普通的少女了。她凝望着面前的大海。

一年前,她在这里亲手将自己心爱的人送进了海底。

“没事的啦主上,我之前沉过一次海,一点都不痛苦。”

“是真的哦,所以不要露出那么悲伤的神情,这样的话我会以为……”

以为我有机会能得到你的爱,对吧。少女现在总算明白了萤丸当时没有说完的话。

她假装冷静地接过他的披风,注视着付丧神的形体回归本体,最后亲手将大太刀送进海底。

她感受着自己与萤丸之间的灵力连接越来越弱,直至断绝。

灵力断开的那一刹那,海面突然闪烁着点点璀璨的萤光,照亮了她不知何时布满了泪水的脸。

现在是一切结束的时候了。

又是寂静的夜,寂静如野兽的海。

断崖边的树下,少女独自一人坐了很久。

她从背着的书包里拿出一匹黑色的绢布,上面仿佛有丝丝萤绿色流淌。

这一年,每天晚上,她将萤丸留给自己的披风抽丝,裁剪,再编织,直到它成为一匹长长的绢布。

少女一边轻轻将绢布套在脖颈上,指腹一边摩挲着,像是在对待情深的爱人。

双脚离地,颈椎被拉断的那个瞬间,少女睁着的双眼才发现今晚是多么晴朗的夜。

繁星绚烂,像是有人在夜空中撒下一大把宝石。星星点点地,映在海面上。

这光景,就恍如那一天的——

萤海。

END






想看he?
喏↓


视野变成黑色不知多久,耳边隐隐约约传来了呼唤声。

“主上……主上……”

“是萤不好,是萤淘气了……对不起……”

“所以……”

“请您醒来吧。”

猛然睁眼,眼前不是泛着萤光的海,而是……自己房间的天花板,还有那张熟悉的,焦急的脸。

“萤……?”颤抖着开口,少女几乎哽咽。面前矮呼呼的身影晃动着,两侧的“耳朵”一上一下地随着动作摇摆。萤丸焦急的表情在看到她醒来的那一刻变成了狂喜,“太好了,主上您终于醒了!您不知为什么已经睡了三天了。我马上去叫长谷部……”

“不要。”下意识地抓住萤丸的手,审神者任凭泪水在自己脸上肆意流淌。

太好了,太好了,没有绝症,没有倒计时,没有沉海……

自己和他,都还活着。一切,不过是梦境。

萤丸被少女突如其来的眼泪吓了一跳,身体本能地就抱住躺着泣不成声的泪人儿。

“怎么了主上?是做了噩梦吗?现在已经没事了哦。”

“我在这里。”

“嗯,我知道。”怀中的少女还哽咽着,“不要再离开我了,萤。”

“是,”萤丸都不知道,自己此刻的表情多么柔情,“萤会陪伴在您身边,一辈子。”

“下次的庙会,再一起去吧。”

窗外的夏日萤火悄无声息地汇聚,照亮房间里静静相拥的两人。

那美好的光景,就如——

萤海。

END



好啦总算写完惹!!!@咸鱼不死身 请查收!!
写到最后自己写不下去x我果然不适合当后妈。
我保证除了点文,这是我第一篇也是最后一篇乙女向的文了qwq

感谢看到这一篇的你(鞠躬)

咦马上居然要30fo了???
我这瞎写的破文章居然有人看???
emmmm感动得哭出来
那么到了30fo就写一篇点文吧(趴)
好了我去赶萤海的下篇了qwqqqq今晚一定更新
占tag抱歉x

【刀剑乱舞】终极主控hsb系列----长谷部的第n次跑腿是去买……?

宠主系列第二弹☆
从第二篇开始正式放弃节操
婶婶来姨妈了没有姨妈巾能怎么办呢?
于是(身为一把只知道打架和主命的刀并不懂姨妈巾是啥用来干嘛怎么用的)hsb光荣受命。
老司机药研已经饥渴难耐(bu)
注意:
※不是压切婶
※不是压切婶
※不是压切婶

↑以上都能接受?
撒,一狗↓(废话精一个)





当长谷部和药研一起被叫进审神者的房间的那一瞬,心里就有了不好的预感。

一进房门,长谷部就看到了窝在被子里捂着肚子瑟瑟发抖的少女,还有像个妈妈桑那样哄着少女喝红枣粥的本日近侍烛台切,以及……

敏锐地耸了耸鼻子,长谷部和药研心照不宣地对视一眼——空气中漂浮着几缕血腥味。见他们进来,烛台切放下手中的粥,苦笑着摇摇头。

药研倒是一下子露出心下明了的表情,但某主控却是眉头紧锁。一个箭步冲上去握住审神者的手,长谷部毫不掩饰自己的担忧:“主上……您受伤了?!”

“不是……”

“那这是……”

“我把你们叫来正是因为这个。”审神者因为疼痛而有些苍白的脸上诡异地飘起一丝红晕,她在烛台切的帮助下坐起身来,有些尴尬地轻咳两声,一本正经地开口:“虽然实在是不好意思,毕竟这太难以启齿……但是药研,我希望你能带长谷部去帮我买姨妈巾。”

正当长谷部一脸茫然的时候,药研忍着笑意的声音传来:“大将,我可以问一下为什么是我们吗?”

“关于这个嘛……一期去远征了,烛台切要留下来照顾我,其他刀又没有去过现世,能靠得住的只有你和长谷部了。你们都去过现世,对购物也比较熟悉。”审神者说着又痛得缩成一团,抬手示意长谷部自己没事,又继续说:“至于为什么要药研跟着……看长谷部你对这件事的反应,你大概不知道姨妈巾是什么,以及我为什么要用吧。”

看到付丧神茫然摇头,审神者心说一声果然,长叹一声,她摆摆手:“也罢……回头在路上药研你给他好好讲讲。光忠,数点现世的钱币给他们。”

一番打点后两把刀穿着现世的服装成功出门,如果忽略长谷部临走前一直握着审神者的手涕泪交加地说着主上您受苦了我一定完成主命不辜负您的期望不能代替您承受这份苦痛我真是太不称职了等一系列主控宣言,直到审神者忍无可忍大吼一声去不去了你我就剩最后一片姨妈巾了马上就要血染红墙了你知道嘛然后直接把他俩踹出来的话。

所以。老司机药研看向商店里正在一排一排货架地找那所谓的“姨妈巾”找的一脸认真的长谷部,眼镜片闪过不怀好意的反光,心想是时候给长谷部普及一下生理常识了。






(夭寿啦短刀要带坏打刀了!)
(hsb快跑现在还来得及!【不】)
(下一篇大概就是hsb在商场里与姨妈巾混战【啥】药研在一旁实力解说的故事)请持续关注☆
(可是你还有一篇萤婶的刀没写完啊【快闭嘴】)

感谢看到这一篇的你♥︎

@彧似芊芊 答应芊芊桑我中考完要画给她的画!渣画技轻喷qwq
表白芊芊桑!她的文超好吃!
占tag抱歉qwq